爸爸的背影

在日本接機爸爸!

在日本接機爸爸!

爸爸趁著清明節連假,跟著旅行團到日本名古屋看櫻花!我一直到日本以後才知道這件事,更沒想到我們住的飯店走路只要十五分鐘!可惜我們只有一天的時間相處,於是我就跟爸爸和旅行團在日本趴趴走了一整天。
4月1號早上,我準時到中部國際空港去接機。以前都是爸爸在台灣機場等我,這回頭一次是我在機場等爸爸。在等待的過程中,心情酸酸甜甜的 -- 屈指一算,已經八個月沒見到爸爸了!想到下一秒就可以看見他的心情,時而興奮,時而悲傷。日本有著我跟家人特別的回憶,從我有生之年,唯一一次全家出國旅遊就是去日本,沒想到還能再回到這裡跟爸爸重遊兒時記憶。想著想著,我突然看見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心臟碰碰地跳! “是爸爸嗎?” 我嘴裡咕滴著,手心緊張得冒汗。然後眼前看到爸爸一個好大的微笑,我趕緊衝上前抱緊他,不顧旁人的眼光,跟他說:“我好想你喔!爸爸... ”。

當時的心情真的很難用文字來敘述,我抬起頭看見爸爸眼眶紅紅的,沒有掉下淚。現在在打字的同時,腦子裡還能體會當時深刻的情緒,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跟爸爸在日本重逢的感動。

等旅行團的團員都到齊後,大夥兒一起上遊覽車。我坐在爸爸的旁邊,看著窗外說:“爸爸,台灣跟日本好相似喔!我覺得我好像在台灣。” 爸爸傻傻地笑笑。不知是因為台灣真的跟日本這麼相似,還是因為有爸爸在身邊的安全感,讓我以為我回到家了... 

爸爸偶而會碎念自己的臉怎麼拍起來這麼圓,我就只好自告奮勇地拉近自己跟相機鏡頭的距離,所以爸爸的臉拍起來相對的小!

爸爸偶而會碎念自己的臉怎麼拍起來這麼圓,我就只好自告奮勇地拉近自己跟相機鏡頭的距離,所以爸爸的臉拍起來相對的小!

大夥兒在遊覽車上小歇片刻,不久後,我們到了賞櫻的地點 -- 鶴舞公園。我牽著爸爸的手,在公園一步一步地走,享受難得的父女時光。即使在台灣,我跟爸爸也很少有這樣的機會相處,這麼的無憂無慮,不受外人的干擾。由於我們去的日子還不是櫻花最盛放的時候,所以只能拍少得可憐的櫻花。

拍照的時候,爸爸偶而會碎念自己的臉怎麼拍起來這麼圓,我就只好自告奮勇地拉近自己跟相機鏡頭的距離,所以爸爸的臉拍起來相對的小!

個人最喜歡幫爸爸拍的這張照片,因為爸爸是看著我笑的!

個人最喜歡幫爸爸拍的這張照片,因為爸爸是看著我笑的!

賞櫻完後,下一個行程到日本三大名城的其中 -- 名古屋城!導遊說我們現今看到的城是二戰後(1959年)蓋的,原先的城被美軍空襲的時候炸毀了。其中最具名號的就是城上那一對金鯱(右圖),相傳可以防火,同時也裝飾大樑,後來漸漸成為城主權利的象徵。

金鯱

點開圖片可以看見當時名古屋遭美軍轟炸的圖片。

每次參觀古蹟的時候,才會發現原來歷史不是考試上的圈圈叉叉這麼簡單,是這個世界的淬煉。因為這些殘破的歷史而造就今日的世界,而今日的過往就是明天的歷史。實在很難想像織田信長跟豐田秀吉兩大日本戰國名將都曾經踩在跟我同樣的石頭下。站在這個雄偉的土地上,我覺得自己真的好渺小!

參觀完古蹟,我跟爸爸就隨便走走,吃吃抹茶冰淇淋!我果然是爸爸的女兒,連吃個冰淇淋都這麼像他。

參觀完古蹟,我跟爸爸就隨便走走,吃吃抹茶冰淇淋!我果然是爸爸的女兒,連吃個冰淇淋都這麼像他。

走走逛逛三四個小時,導遊集合我們要回飯店了!爸爸在回程的路上問我明天要不要跟他一起去飛彈高山玩,我看了看我的行程,再過一天就要回美國了,卻因為路程太遙遠,我從高山市回名古屋是一大問題。花了一點時間思考,最後確定沒辦法跟行。吃晚餐的時候,爸爸的室友(是位年輕的哥哥)想跟我們一起“覓食”,我私心想跟爸爸單獨吃頓晚餐,下一秒鐘卻改變想法。因為明天我就不會陪在爸爸身邊了,有這位哥哥跟爸爸作伴,或許比較不會孤單吧... 。晚飯後,我們到日本的百貨公司逛街走走,爸爸第一個念頭就是尋找電器,尤其對電鍋特別有興趣。不知道為什麼,頓時覺得爸爸好像小孩子,跟“哥哥”一直在研究哪一個電鍋煮出來的飯比較好吃。我問爸爸他想要帶一個回去嗎?他低著頭說:“沒有啦~家裡已經有一個新的了,媽媽不准。” 我心裡竊笑,原來怕老婆的男人這麼有吸引力!

再沿路上看到一朵剛墜下來的花

再沿路上看到一朵剛墜下來的花

當我們逛完街後已經深夜九點了,在走快到飯店的時候,我突然想到有一樣東西想買,問爸爸能不能陪我再走回去,爸爸二話不說點點頭。當下有好多思緒湧上心頭,爸爸從我小時候就是這麼疼我呵護我,他是世界上唯一把我捧在手心上的人。不管我長多大,他都還是對我這麼溫柔,像羽毛般的細心。媽媽曾經告訴我,當我跟哥哥還是小嬰兒,半夜吵鬧的時候,爸爸都是第一個跳下床去照顧我們的人。我想,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辦法找到像他一樣愛我的男人了。我勾著爸爸的手,小聲的跟他說:爸爸,謝謝你陪著我。

隔一天是我跟爸爸說再見的日子,在過去短短的24小時內,我心頭已灌上滿滿的父愛。當日一早,七點就得吃早餐,因為遊覽車八點就要離開了。在吃早餐的過程中,我心裡非常的不捨,下一次跟爸爸見面是一百二十天以後的事。我看著爸爸這麼悠閒的吃早餐,說:“爸爸,我會好想你喔!” “哎呀,很快你就要回台灣了啊!” 爸爸輕快地說道。從我有記憶開始,就不曾覺得爸爸是多麼感性的人。成長過程中,他也不曾給我學琴上的壓力,一直要我吃飽飽睡飽飽就好了,日子過的平淡也快樂。等到爸爸要上遊覽車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國中時念的朱自清的散文「背影」,內容描述朱自清跟爸爸在北京分離時,對爸爸的背影有著深刻的感觸。我看著爸爸的背影,他穿著黑色的外套,微微駝背低著頭,慢慢走上遊覽車。我眼淚開始流了,等到遊覽車要離開的時候,我的臉頰上已經留了兩行淚痕。我跟爸爸一直揮揮手直到看不見車子的那一刻,才調頭走回自己的飯店。

再回飯店的路上,眼淚像是止不住的石門水庫。我的大腦進入了無限的童年回憶:想起小時候爸爸會細心的幫我穿鞋子,睡前給我講「獅子與老鼠」的寓言故事。當我還是國小學生時,假日凌晨五點爸爸會背睡眼惺忪的我上車,回宜蘭看爺爺奶奶。七歲時跟爸爸去阿里山看日出,平日跟爸爸一起在家裡看電影(爸爸是超級電影迷),國中時上下課,坐在爸爸的摩托車後座跟他聊天。高中時,晚飯也會跟爸爸聊當日的頭條新聞。直到上大學後,跟爸爸的互動就只剩下Skype上的對話,平日也很少聯絡爸爸因為上課時間跟時差的關係。如今,每年回台灣時也待不過一個月。這次能夠跟爸爸在日本碰面,雖然相處不到24個小時,卻把我們的心又拉得更近一點。

我跟爸爸在日本的晚餐時光

我跟爸爸在日本的晚餐時光

“磅!”飯店的門無預警地關上,我坐在床裡又想起朱自清的「背影」。原來爸爸每年看著我離開台灣都是這樣的心情,這麼的不捨又帶點無奈。這次去日本比賽雖然沒有得獎,卻讓我多了一份難得的機會跟我心愛的爸爸相處。下個月要去德國參加Kronberg小提琴大師班,六月要回到Ravinia音樂節表演。未來的日子還是一樣充滿挑戰,但現在的我,有滿滿的父愛能量帶著我繼續在美國奮鬥著!到時候希望有更多有趣的事與大家分享,我們下個月見!

 

Daily DiaryI-Jung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