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莉亞,冬令營

我可愛的組員們:(左到右) Llewellyn, Rannveig, Clara, 和 Lisa 。

2017年的第一場演出獻給了茱莉亞音樂學院的冬令營。這個冬令營主要是為茱莉亞的學生所設計,目的是給在校生一個機會演出夢想中的曲子,尤其是大型的室內樂組合,像是弦樂六重奏,木管五重奏,或其他比較複雜的組合等等。活動時間是開學前的一個禮拜返校,和組員密集排練一首室內樂曲目。今年我跟四位好友們一起組了鋼琴五重奏,曲目是著名的舒曼降E大調鋼琴五重奏。 古典音樂的世界裡,寫鋼琴五重奏(鋼琴+弦樂四重奏)的作曲家還有德佛札克,布拉姆斯,法朗克,艾爾加,蕭斯塔科維契,及佛瑞等等。其中,舒曼的鋼琴五重奏可以算是最炙手可熱的音樂會曲目,這首曲子不但熱情澎湃,內心煎熬,又非常的浪漫主義。觀眾在聆聽這首曲子的過程中,心裡能更靠近舒曼。

舒曼 (1810-1856) 是浪漫時期的德國作曲家,在他20歲時曾立志要成為鋼琴家,進而發明了一個可以訓練手指的機器,卻因為過度練習受了傷。數年後,在學琴求學的過程中,與教授的女兒克拉拉戀愛。也因此成為古典音樂歷史上有名的鋼琴家夫婦。不幸地,舒曼晚年被精神病折磨,最後因梅毒感染而死。此曲寫於1842年,正式發表是在克拉拉的生日,由此可見舒曼對克拉拉的深情。

演出當天與教授的合照。

在排練這首曲子的時候,我跟組員們討論許多音樂上的細節,尤其是Timing(時間),在這裡指的“時間”是在音樂裡段落銜接的“緩衝時間點”。以第二樂章來說,他是一首喪禮進行式的曲式,Tempo (速度)上我們試過幾個不同的感覺。我的感想是:這首曲子很容易表現 (Play by itself easily),曲子的寫法也有樂團的效果,但是我覺得很多細節不好處理,像是從熱情澎湃忽然轉浪漫優雅,雙人對話式的段落,以及幾次賦格的呈現到華麗的結尾,很多起承轉合的敘事寫法,也是為什麼這首曲子那麼的扣人心弦。 除此之外,我們也發現一些有趣的歷史事實:當舒曼完成這首鋼琴五重奏時,想找克拉拉試奏第一場私人音樂會。不過克拉拉當時身體不適,所以找了孟德爾頌代替鋼琴的部分。然而,在孟德爾頌試奏完後,覺得第三樂章首少了一些詼諧的元素,於是建議舒曼在此樂章加第二個Trio*(附註1)。第二個Trio是第三樂章的唯一小調,我認為也是該樂章的高峰。Trio是一個樂章的“中段”,多數寫在詼諧曲的樂章, 而且作曲家很少寫兩個"Trio"!從這個角度來看舒曼,我覺得他很尊重孟德爾頌,並且採納他的意見,非常令人敬佩。再加上他曾經提拔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可以看出舒曼有很獨慧的眼光。另外一個有趣的軼事:此曲雖然獻給他最愛的老婆克拉拉,然而在其中一次的正式演出前,舒曼找了一位男士演奏鋼琴的部分,並表示“女人不懂得如何詮釋這首曲子”(附註2)。當時大家在討論過去的音樂歷史時,就像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不管真實性如何,我們也都無法再去追究了。這場演出是我第一次在紐約著名的Alice Tully Hall (原Avery Fisher Hall) 演出,同時也是我第一次在台上使用 iPad 閱譜。演出中有些驚險的經驗,因為裙子太長看不到翻譜機,不過在iPad和翻譜機沒有當機的情況下,演出非常的順利!希望未來有機會能發表更多演出心得感想及留學過程,歡迎大家留言指教!

 

*附註一出處: Potter, Tully. Liner notes. SCHUMANN: Piano Quintet, Op. 44 / BRAHMS: Piano Quartet No. 2 (Curzon, Budapest Quartet) (1951-1952)
*附註二出處:Reich, Nancy (2001). Clara Schumann: The Artist and the Woman.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pp. 115,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