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er Peak - first attempt

5:40 A.M. 鬧鐘響了。這個晚上睡得不好,也許是心理緊張因為今天要去爬Wheeler Peak。

戴上隱形眼鏡,東西早在前晚收拾好了。出發前一直告訴自己:我一定可以的。

上路後,我一直走在隊伍的中間,不想背負走在最後的壓力,於是以我前面的那個人為目標,跟著他的腳步就對了!前半段的路程,高度不斷在增加,漸漸我感到頭暈,喘不過氣,終究停下腳步休息。沒想到這一停,讓我在路邊吐了。抬起頭來,眼前是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我告訴我的同伴我可能爬不上去了,因為身體不適。我想,適時地了解自己的身體很重要,不能逞強。坐在石頭上過了許久,我告訴自己,我不能就這樣放棄!我想我的身體也聽到我強烈的意志力,我開始一個人獨自往上爬!很奇妙地,我漸漸有了自己的步調,不覺得這麼累,也抬頭看看身旁的風景而不是盯著腳下的路。過了沒多久,我聽到一聲尖叫,那剎那,我看見一隻鹿飛快地從我身邊跑過,後面緊追著一隻狼!當下我被這個景象嚇到,原來我現在是生活在森林裡的野人嗎?我開始加快腳步,儘管前面的路很陡。

那個時候我腦中想了好多可能性,我想等一下我會不會碰到熊,然後被它攻擊或吃掉。又或著我等一下會不會迷路... 等等。在前方,我看不到我的目標,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路等著我。我開始想很多以前讀的書,看過的事。“前方是條未知的路,你不知道有什麼挑戰等著你”。我繼續戰戰兢兢往前走,開始播緊急電話911,直到看到這個標誌。

我走對方向了!抱著如此興奮的心情我繼續往前走,直到我碰到岔路。在走向其中一條路時,我聽到遠方有些聲音,而這聲音聽起來不像是人類的聲音。心裡恐懼的走向另一條岔路,路上有好多排泄物,看大小估計是熊的大便。但是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了,於是我躡手躡腳地慢慢往前走,手裡繼續撥緊急電話,深怕一轉頭看見一隻大熊。接著我到了另一個岔路。

我憑直覺選了一條路,往上走的時候,手機捎來許多簡訊。原來我所在的這個位置有訊號,也可以開我的網路。我打給輔導,告訴他我迷路了。他馬上告訴我走原路回去,避免走上不對的方向。但是我心裡想著:好不容易爬到這麼上面,花了我兩個多小時,我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放棄?於是我撥電話給我的同伴,他們也不知道我在哪裡。在原地踟躕半天後,看到三個登山客也是要去Wheeler Peak,我就像看見一盞指明燈,我告訴他們為什麼我落單,還有我能不能跟他們一起走。他們知道我吐的事情後,建議我不要再往上爬了。因為我可能有高山症而造成的脫水,越上去越不好爬,而高度也只會越來越高。而我所在的位置離Wheeler Peak還有快四個小時才會到。我如果繼續上去,造成腦水腫就不好了。

抱著失落的心情,我決定往回走。我想,身體狀況還是第一,如果身體負荷不了,意志力也只會害了自己。我告訴自己,我下次還可以來挑戰。

我所能爬到的最高的位置

認識

Wheeler Peak

走原路回去時,也碰見許多登山客往Wheeler Peak的方向走。我們都會互相問候一下,為彼此加油。當下心情很複雜,人本就不能好高騖遠,第一次爬山,就想爬最高的山,是行不通的。我告訴自己,我沒有放棄,我只是先來學經驗的,下一次,我還要再來挑戰新墨西哥最高的山,從頂峰以雙眼看看這個世界。